首例!提供手机非法“刷机”服务 两公司被判赔偿50万

第一目录2019-10-09 15:17:45 4

10月9日上午,杭州互联网法院对首例因“刷机”引发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进行宣判。法院经过审理认为,杭州某科技公司、深圳某科技共同实施提供非法刷机服务的行为,构成共同侵权。被告将手机原装操作系统互联网入口切断,并移除该入口各项自有或第三方应用,替换成两被告指定的合作应用,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综合考虑侵权行为发生的范围、侵权所造成的影响、持续时间、市场范围及侵权人的主观过错等,法院判决两公司赔偿OPPO公司、东莞某科技公司50万元。

认为提供“刷机”软件侵权 OPPO公司起诉索赔

在智能手机不断普及的情况下,通过一定的方法更改或替换手机中原本存在的软件或者操作系统,进行“刷机”的现象也屡见不鲜。通俗来讲,刷机就是给手机重装系统。

此前,OPPO公司和东莞某科技公司向法院起诉称,两原告系OPPO品牌手机制造商以及该品牌手机操作系统ColorOS产品的著作权人和所有权人。原告通过上述操作系统对品牌手机内置软件商店、游戏中心、阅读等移动应用程序进行运营以获利。杭州某科技公司通过运营网站线刷宝以及自主开发的刷机软件为其注册用户提供针对OPPO品牌手机系统ROM的开发、定制、下载及安装服务,深圳某科技公司则为线刷宝网站的实际收款方。

两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侵害了正常运营秩序,损害了其他用户的合法权益,构成不正当竞争。

非法“刷机”服务影响手机用户个人数据安全

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OPPO公司基于用户对其手机的使用所形成的流量优势和移动互联网入口优势,通过在手机操作系统中预装自主研发或第三方合作应用APP、运营的各类APP的广告资源、与游戏运营商联合运营游戏等应用分发模式提供增值服务、获取收益,该种商业模式的基础是其手机软硬件的贡献以及用户的市场认可,需要手机生产商投入大量成本和资源,研发用户体验度高、适配性好的硬件和操作系统软件,进行大规模市场拓展和宣传,并提供良好的售后支持和维护才能获得,作为手机生厂商应享有其后续流量变现的权益。因此,OPPO公司通过应用软件分发服务的商业模式以实现盈利需求,获得的是合法竞争利益和商业优势,应当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同时东莞某科技公司是该种增值服务的实际运营者,也享有相关权益。

本案中,从行为的方式和手段来看,线刷宝刷机包破解OPPO官方软件包写入非官方的软件包;从行为目的来看,杭州某科技公司对自身提供的刷机服务主观上具有破解他人手机应用系统、删除相关应用并装载己方应用程序的故意,客观上导致OPPO公司各类型手机的操作系统被替换和修改,杭州某科技公司的行为不仅是一种牟利性的商业行为,更具有明显的指向性和针对性;从行为结果来看,涉案刷机使用的操作系统直接对两原告各种机型操作系统ROM包进行破解、修改和添加,破坏了原操作系统的完整性,减损系统适配性、影响用户体验、破坏操作影响手机用户个人数据安全,最终损害手机厂商和用户的合法权益。

“刷机”行为违反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

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杭州某科技公司提供的刷机服务行为具有不正当性,属于非法刷机,直接干扰了两原告的商业模式,实质性替代了两原告基于OPPO手机操作系统所带来的竞争优势和商业利益,扰乱了公平竞争市场秩序;既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也违背了手机行业所公认的商业道德。

杭州某科技公司修改、删除、替换原操作系统中的应用软件,并在刷机包中内置其他应用软件的行为,切断了手机厂商和用户的联系、损害了两原告基于其合法商业模式带来的竞争优势和合法利益,并在此过程中实质性替代两原告谋取了不当利益;这种商业模式与OPPO公司具有同质性,本身未能提供更好的服务或者更加的交易条件,难谓有益于市场经济的发展。退一步讲,即使OPPO手机提供应用的方式不符合规定且无法删除,该不合规行为应当由消费者协会或有关监管部门对其进行规制,不能成为两被告实施不当行为的理由。两原告已通过线上、线下等方式提供官方刷机通道,可以满足OPPO用户对刷机的需求。

非法刷机服务阻断手机厂商和用户的联系,更产生其他内置应用软件提供主体获取个人数据进行二次开发或利用,却无法得到监管和控制等风险,可能损害用户利益,危害整个网络数据安全,最终损害互联网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同时,手机厂商相应商业模式的破坏可能导致手机硬件价格、服务的升高,最终损害普通消费者利益。

此外,两被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将原装操作系统互联网入口切断,并移除该入口各项自有或第三方应用,替换成两被告指定的合作应用,构成了对原告应用软件分发服务商业模式的颠覆性破坏,削弱了其市场竞争优势和核心竞争力,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两被告被判赔50非法刷机服务超出技术中立范畴

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两被告主观上存在共同故意,客观上通过分工合作,以共同提供刷机工具、共享品牌、共同分享收益等方式共同实施提供非法刷机服务的行为,提供非法刷机服务并获利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损害了两原告利益,应承当包括停止侵权等法律责任。并综合考虑侵权行为发生的范围、侵权所造成的影响、持续时间、市场范围及侵权人的主观过错等酌情确定50万元的赔偿数额。

杭州互联网法院法官表示,刷机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在为手机用户解决手机卡顿、死机、系统崩溃、花屏、定屏、无法开机等故障、为用户定制专属操作界面具有积极作用。手机厂商应当对刷机行为保持一定的容忍,但刷机应通过正当合法的方式进行。刷机服务提供商应当以公开、公用的系统为基础,通过技术创新、智力创造独立开发出符合用户需求、能够吸引手机用户的手机操作系统。通过对他人具有智力成果和技术保护的操作系统进行破解、删除、修改而实施的刷机行为,已超出技术中立范畴。

法官:法律禁止不正当手段非法刷机行为

法官表示,杭州某科技公司作为手机软件经营竞争者,理应尊重他人合法权益,在商业活动中避免利用技术手段妨碍同行业竞争者的正常经营活动。但其通过破解两原告手机应用系统、删除相关应用并装载己方应用程序实施非法刷机,该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公认的商业道德,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损害了本应属于两原告的市场关注和商业利益,破坏了两原告正常的经营活动,具有明显的不正当性,给两原告造成了损害。

法官指出,互联网环境下手机硬件、软件经营者之间在竞争过程中确实难免存在一定的相互干扰和影响,但这种干扰和影响应具有一定的限度。彼此的竞争行为应当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必须遵守诚实信用和公认的商业道德,从有利于手机市场的发展、秩序的稳定和消费者利益的维护出发,而非打着“维护消费者利益”的旗号,通过技术手段破坏他人正常的经营活动的方式推进。手机厂商基于其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而形成的商业模式及带来的经济利益固然应予以保护,但并不意味手机厂商据此形成一种排他性的垄断性权利,其无权禁止其他软件经营者独立开发手机操作系统并提供刷机服务,更无权限制手机用户的自主选择权和知情权。法律所禁止的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对手机厂商的操作系统破坏或干扰的非法刷机行为。

(北青报记者 李铁柱)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Qnews

有线索请私信或发邮件(shehui@ynet.com)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